◎李登,十八岁就考取解元,但此后一直到五十岁,都无法考中进士。向叶法师请示原因。叶法师便替他叩求文昌帝君指示。帝君命神吏拿李登的官籍,宣说开示,查李注销生时,天帝赐玉印,命中原本注定十八岁中解元,十九岁考取状元,五十二岁官位做到宰相。但因十八岁得举中解元后,暗中偷看邻女,虽然淫事没成,但却将邻女的父亲冤枉入狱。因此上天罚他慢二十年考取,并降二甲。可是李登随后又侵占兄长的屋地,乃至于诉讼。因此上天罚他再慢十年考取,并降三甲。又因李登后来在长安,奸淫一良家妇女,故又再罚更慢十年(前后合计已被罚慢三十年)。但最近又盗取邻女,上天见他作恶不断,虽然前世积福,今生原本命好,但一而再、再而三的犯邪淫、作恶事,如今不但削掉他官籍命中的福缘,而且死期快到了。叶法师将上述文昌帝君开示的情形告诉李登,李登听后,对自己一生的作恶多端。惭愧悔恨而死去。
◎《水浒传》的作者施耐庵,书中写了许多助长邪淫、偷盗和杀生的情节。如此诲淫倡盗。结果,施耐庵的儿子、孙子、曾孙,生下来全部是哑巴。报应十分可怕,奉劝知识份子,万不可写助长淫风杀戾的文章,否则非但害惨了许多人,更害惨了自己和子子孙孙。
◎王实甫写的《西厢记》,描写男子偷情私会的情行,导致许多人见了就起邪思淫念。结果书还没完成,作者自己无法克制,嚼舌而死。
◎唐朝诗人元稹,见表妹崔莺莺长得绝世貌美,想娶她为妻,却求婚遭拒。竟然愤而写《会真记》,虚构他表妹和人偷情唱和,毁谤他表妹的名节,致使崔莺莺蒙垢千秋,而且又导致后世的读者,学习偷情私会。结果,元稹死时痛苦万分,而且死后尸体惨遭雷电焚烧的报应。
◎维扬某生,写了一本淫书,刚写完时,就梦见天神呵斥他。因此不敢拿去印刷。后来因为子夭折,家贫困,就把写的淫书出版。结果没多久,两眼变瞎,手长恶疮,五只手指纠缠相互扣牢,痉挛而死。——以上数例,都是写作淫书的恶报,当知天地冥冥间有因果报应,丝毫不爽,读者们当引以为戒,莫逞一时之快,致遭惨祸临身。
◎一位做官的后代子弟徐生,年少才高,因见邻女貌美,叫妻子引诱该女过门刺绣。有一天,徐生藏身绣塌后面,妻子假装出去办事,徐生因此强奸了邻女。女方父母发觉了此事,逼令女儿自杀。其后,徐生每次进入科场参加考试,总见到该女披著血衣现身,因此徐生每回都无法考取,后来被乱兵所杀。
◎刘尧举为了参加考试,雇船上京,却调戏诱淫了船主的女儿。当天晚上,刘的父母同时梦见天神说:‘你们的儿子本来这次可以考取,但行为不义,已被天榜除名了。’结果考试后,阅卷官本想将刘录取第一名,但又见到他的答卷格式不合,便不予录取。刘大为悔恨,后来终身潦倒。
◎常熟县钱外郎,见同乡里,有一妇貌美但家贫。便用计假装好心,借钱给他丈夫,叫他到近海临清去做卖布的生意。钱外郎因而得与该妇通奸。有一天,她丈夫出门后,因潮水退落,无法乘船,便折返回家。回到家时,正巧撞见自己的妻子被钱拥抱,两人饮酒作乐。丈夫惭愧愤怒,立刻又转回船中。钱外郎和该夫怕奸情丑事外扬,二人商议密谋,在夜晚时派遣佣人,扮作强盗,前往杀害了该妇的丈夫。此事被知情的族人向官府告发。两人被捕并被判死罪。但钱外郎花了许多银钱越级上诉,买通官吏。结果竟然免罪释放。可是两人刚踏出官府大门,忽然雷雨大作,钱外郎与该妇两人同时被雷击死。通奸人妇,又杀害其夫,纵使花钱买得释放,但天理昭彰,报应分明,冤魂缠绕,终究逃不过上天的恶报惩罚。从古至今,淫人又杀人者,必都遭到极惨报应。犯此恶者,实在无异于拿刀自杀。故奉劝世人,万万不可造此罪孽。
◎张宝任成都府知府大人,见华阳县李尉的妻子美貌,想占为己有,正巧李尉收人赃款事迹败露,张宝将李弹劾并流放岭外,李尉在被放逐的路上死去。张宝便重金贿赂李母,将尉妻娶过门,达到了她占有人妇的心愿。但不久,该妇生病,梦中见到李李尉的魂影现身,妇即死去。张宝又梦见亡妇告诉他说:‘李尉已向天帝诉冤,早晚回来取你性命,你要深居府内避开他。’张宝因此不敢出门。又一日黄昏时分,张坐在府堂上,远远地见到堂门外边又红袖向他招手,张以为是李尉的妻子,急忙下堂往前,却撞见李尉的冤魂,被李抓著殴打,张宝口鼻出血而亡。——足见占淫人妇,又陷害人夫者,纵使位居高官,也一样难逃报应。世人不可自认地位显贵,杖财仗势,便胡作非为,欺淩部属或百姓,倘若如此,终将报以自身,求救无路。
◎清朝凤阳汪生,在康熙年间,准备前往考试,家中从未开花的荷池竟开出并蒂二花,汪生一家欢喜,认为是将可考取的瑞兆。谁知当天晚上因得意忘形,竟饮酒调戏婢女,并加淫污。次日清晨,见到并蒂莲花已经枯折。而且汪生夜梦晋见文昌帝君,看到自己原本名列天榜,突然被帝君削去,虽然再三叩拜,却也难以挽回。梦醒后,心知不详,忧心赴试。果然三番应试,都无法录取。只好垂泪返家。——花开并蒂,命中原有功名,却因一念之差,身犯邪淫,因而功名被夺。榜名虽是天神所削,但论及因果,其实是汪生自己抛弃。因为,有败人名节罪过,才会有功名丧失的报应。所以,这是自造恶因,果报自受,不可埋怨上天。读者们若是有意求取功名,则不可自命风流,应当以此为戒镜,保节重德。
◎明朝时,宜兴有个开染料店的寡妇长得极美。一木材商人见了心喜,用各种方法讨好寡妇,但始终无法得到她。因而设计,趁夜间把自己准备贩卖的木材丢了数根在寡妇家,第二天便向官府告寡妇盗取她的木材,这木材商又花钱贿赂官府上下,对寡妇尽加羞辱,希望寡妇能跟从他。寡妇受了许多委屈,向家中虔奉的神明哭诉,夜梦神明告诉她:‘已经派遣黑虎替你做主了。’果然,过不到几天,该木材商进山贩卖木材时,突然跳出一只大黑虎,将木材商的头咬去。木材商一片恶心淫念,想占有寡妇不成,反而落得无头惨死的报应。可见害人其实是害己。
◎清朝嘉善学庠有一学生姓支,参加乡试回家,告诉朋友顾某说:‘我神魂恍惚,好像被阴邪作祟,希望能请和尚来为我忏除以往的罪孽。’顾某便去请和尚前来探视。支生突然发狂,已完全不同人的声音说出:‘我含怨三世,到今天才能报复他。’和尚问有何仇恨?该冤魂借著支生的口说:‘我前世是他的属将,他是主将姓姚,因窥知我的妻子年轻貌美,企图夺占我妻,便派我出兵征敌,将我陷于死地。我妻因而自刎而死,全家骨肉离散。他后来为国死于忠义,我无法报仇。再世时,他又当高僧,我又报仇不得。第三世时,他当宰相,因有政绩,福禄保护著他,我仍然无法报仇。到了今生,他原本注定有功名,但最近犯了邪淫罪业,功名文昌削去,我才总算得手,可以报仇。’顾某听了,代替朋友恳求说:‘请你放过他吧!怨家易解不易结。’该冤魂说:‘我愤恨难消,绝不放过他。’支生竟因此全身颠踣摇摆而死去。——图染人妻,陷人于死,虽然经过三世,依然受冤魂报复,因果报应如此可怕。故世间众生,千万不可造恶因,尤其淫、杀二业是罪中之重,故万万不可犯淫业,不可造杀业。以免果报临身时,后悔莫及。
◎贵州省某生,每次参加官试都落第。因此乞求张真人,为他查天榜,真人伏桌代查,神明批示说:‘此人原有功名,但因盗淫婶亲,故功名被除去。’某生辩说并无此事。结果神又批示说:‘随无实际行为,但又盗淫之心。’某生十分悔恨,因他在年轻时,见婶婶貌美,确实曾动过邪淫的心念。——淫念生起,随无事迹,但功名已失。上天察看人心,有如电光分明。世人不可不慎,恶事莫造、恶念莫生。
◎严武年轻时与一军官是邻居,见到他女儿美丽,千方百计引诱,终于两人一起私奔逃走。军官告到朝廷,朝廷便下令追捕。严武畏罪,杀死该女,企图灭迹。后来严逃往四川省居住,忽然得病,见到该女冤魂前来索命,女魂说:‘我和你一起私奔,虽然失德,但也并没有辜负你,却被你杀害,你真是残忍,我已经告到上帝,准许我明天复仇。’第二天清晨,严武果然死去。
◎宿松杨某,在学庠中很受器重。杨某私下供奉关圣帝君十分诚敬。有一夜梦见关帝赐予方印,因此自信当年科靠必可考取。不料杨某后来竟在楼下奸淫了一良家妇女。考试结束回家,又梦见关帝向他索回方印,杨某问帝君:‘印已赐我了,为何还要索回?’关帝说:‘不止要索回印,而且兼要索你性命,你在某月某楼下所犯的淫恶,难道还能心安吗?’结果不到一个月,杨家父子都相继死去。——对神明虔奉诚敬,固然是好事。但世人万不可自以为有神佑护自己,因而骄傲作恶,否则岂非陷神明于不义?如此作恶,罪孽更重。神明只对清净存心,积善积德的人赐福。故世人倘若犯了《太上感应篇》中‘指天地以证鄙怀,引神明而鉴猥事’的行为,则是污辱神格,罪过不浅,不但得不到神明的护佑,反将因罪上加罪,而自招恶报。
◎明朝正德年间,有一秀才姓符,死后托梦给儿子说:‘我因生前犯了邪淫,明天将投胎到南城谢五郎家做狗,希望你能做善事,为我忏悔罪业。’刚说完,就有一鬼用白皮蒙住符秀才的头,悲啼而去。秀才的儿子惊醒后,第二天便往谢五郎家,果然谢家母狗生了一只小白狗,便将它买回来,而且广行善事为白狗忏悔,经五六年后,狗突然绝食而死。又经过一个月,符家丫环突然像中邪一般,大声说话,有如秀才,并把家人全部召来说:‘我因十八岁时,经过兄嫂房间,嫂嫂指环落地,叫我捡起,我因此动了淫念,后来彼此谈笑风生,几乎破了节义。嫂嫂竟病死,我也觉得神思昏乱,第二年即死,被鬼卒押到谢家投胎做狗。现因你为我行善有功,罪业得消,我今将往山东赵医师家做第五个儿子,行前回此,附丫环身话别。’说完,丫环跌到在地上,清醒过来。
◎云间人吕某,是世家子弟,平时纵情淫欲,就连一家大小女婢丫环也都好淫成病。后来子女几乎都病死。家庭又因诉讼破败,屡次遭受官刑。吕某到了中年因穷困潦倒,寒不得衣,饥饿无食,房屋破漏,病重没人看视。死时也没有棺材覆身,遍体长满蛆虫,十分凄惨。看到的人无不摇头叹息。
◎清朝康熙年间的癸酉科进士考试,有一考生接了考卷,忽然见到鬼魂,跟著自己进入考场号房该生整夜惊慌哭泣,全考场的所有考生,也都为之不安。到了考试的第二晚,鬼魂附前掐住该考生的颈子,该生大声呼叫救命,并又大声自言自语地说:‘某年我到湖北省,喜欢一女子,骗他还没结婚,可以娶她为妻。该女因而献身给我,又送我金银。等带她回家后,家中原配妻子不肯容纳,该女竟因此死去。现在他来讨命,我不能活了。’说完后,又不断乞求饶命,过了一会儿,就没声音动静了。邻号的考生呼叫看守考场的军兵探视,见到该生的脖子,被自己考试用的毛笔上的红绳缠绕而死。——南陵丹桂籍批示说,这是私害了一女子的报应,必使他进入考场而死,又必使他自言自语说出原故而死,又必使自己的丑事被全考场的所有考生知道而死。可见上天显示邪淫的报应,是十分痛切警惕的,深望世人绝不可犯下淫恶,害人又害己。
◎明朝荆溪地方,有一富一贫两人是朋友,贫人的妻子貌美,富人企图夺占,设计向贫友说,有某处可让他们夫妻投靠生活。富人准备了舟船,带著贫人夫妻出门,船行到靠山边时,富人叫贫人的妻子守船,诈称要先于贫人一起上山拜访投靠处,结果竟把贫友引到树林深处,拿出斧头将贫友砍死。然后假装哭泣下山,向贫妻说老虎咬死了她丈夫,带贫妻上山寻尸。到了山林时,竟强抱贫妻,企图奸淫。贫妻抗拒不从,突然出现了一只老虎,将富人咬走。贫妻惊慌走避,以为丈夫一定死于虎口,十分悲恨。突然见一人哭泣而来,竟是被富人砍死却活转过来的丈夫,两夫妻各自诉说遭遇,转悲为喜的回家。
◎余杭有一姓张的商贩,到金陵做生意,客居旅店。有一妇自称是邻居,与张通奸相好。过了多日,张暗访邻舍,并无此妇,疑心责问,该妇说:‘没错,我是一个有事情想拜托你的鬼魂。有一位叫杨枢的,不是你的同乡余杭人吗?’张说是,妇咬牙切齿的说:‘他是一个负心无意的人。我本是娼妇,与杨枢相爱,两人誓盟生死结为夫妻,我并交给他所有的积蓄。后来他告别,竟不来娶我,且另娶别人,我因此含恨而死。这间旅店便是我从前所住过的旧宅,我盼望能随你到余杭,察看杨枢的新妇究竟是有多好?’张姓商人答应了,带她同往,到了余杭后,鬼妇便向张辞别,自己前往杨枢的家。正巧杨枢生日,做寿请客,在寿宴上,杨枢暴死,所娶的妻子也重病几乎死去。张姓商人听到这个消息,大为惊讶。
◎明朝晋江人许兆馨,是中举的举人,有一日路过尼寺,喜欢上一位年轻的尼姑,便依靠权势,强行奸淫.第二天,许兆馨竟忽然咬断了自己的舌头而死去。
◎滁阳县人王勤政,和邻妇通奸,彼此并约好准备私奔,不料该妇竟因此杀害了丈夫,王听了十分惊骇,立刻独自逃跑,逃到七十里外的江山县,以为灭祸可以脱身了,感到饥饿,便进入饭店准备用饭。谁知店主竟为他准备了两人用的饭菜,王向店主说:‘我一人而已,为何准备两份的食物?’店主说:‘难道这位随你一起来,在你身边的披发男子不是人吗?’王大惊,知道是怨鬼随身,因此便到官府自首。王与邻妇两人同时受死伏法。
◎清康熙年间衮州属县有一郑生,爱慕舅家的女儿美艳淑惠,因此求婚,却被舅家拒绝。郑生便贿赂舅家婢女,取得舅女的睡鞋和香囊,并以此散播谣言,说舅女和自己已有淫行,企图使舅女嫁不出去,自己便可求得。舅女得知毁谤她名节的谣言后,愤而切腕自杀而死。女父告到官府,官府收押郑生,明白案情后,判处郑生受五刑而死。
◎江南有一书生,文思敏捷,但平常喜欢谈论人家闺房淫事,某年娶产假观考,忽然见到自己的答卷上出现‘好谈闺阃’四个字,该生急忙用手擦去,结果擦破卷纸,因而无法考取,潦倒终身。——谈论淫事,容易引人遐思,甚至害人犯淫失节,有助淫之罪。故君子除劝人戒淫守德外,不谈闺房淫事、不笑谑淫语,以免损害阴德。
◎明朝江苏省有一姓秦的书生,十分博学多才,精通诗词乐府,但做人轻薄,尤其喜欢讥笑讽刺别人。看到人长得不好看,便立刻写一首诗讽刺,听到别人做事可笑,立刻就吟出一首歌嘲笑。得知邻居闺房中事,便做十首黄莺诗相送,绘影绘风,流传远近。因此常被人向官府控告他损人名誉、伤人名节。但却始终不加悔改。到了晚年,忽得疾病发疯,自己吃自己的粪便,拿刀刮自己的舌头。家人为防意外,将他锁在房内。却竟然把自己的舌头咬烂吞吃,臭气散出房外。后来撞破窗户,拿斧头砍死了自己.。——此例是自己造下口恶业,自己遭受口恶报的实证。世间有许多人不修口德,一张嘴伶俐伤人,以恶毒的话语,或刺伤人、或嘲笑人、或欺压人、或诈骗人、或挑拨离间、或毁谤贤善、或污人名节,乃至于以一张嘴杀人、陷人于死地,导致一张嘴巴造下无边罪业。须知万般带不去,唯有业随身。世人当自我勉力,常说温和慈悲语、常说善德益世语,无论是对自己家人或一切人,皆当如此。倘若依靠自己有财势,便常用嘴巴欺人、淩人、伤人、害人,责现世报应正好如同此例,来世也必然会遭受恶口的无穷苦报。
◎李叔卿,做官清廉谨慎,却遭到同事孙岩嫉妒。孙岩为了毁谤叔卿,竟然散播谣言,对众人说:‘叔卿空自有名,我看他却只是狗猪。’众人问此话怎说,孙岩便无中生有,竟然捏造说:‘叔卿妻妹和男人有通奸淫私。’这个谣言竟传于远近,叔卿得知,想问妻妹,又不便开口,不明不白受此谤辱,愤恨难忍,结果郁愤而死。妻妹听到了这件事情及谣言,也大为惊讶痛恨,上吊自杀而死。在两人死后,不到几天。雷雨十分暴烈。孙岩被雷电缠托到叔卿的家门前,活活被雷打死。孙岩的尸体在埋葬时,葬土和棺木再度地被雷电劈开,尸体暴露野外。——只因一念嫉妒,竟造谣毁人清誉、谤人名节、害人性命,实在是罪恶深重,无怪乎上天降下重报,以天雷两度击身又劈尸。孙岩以一张嘴害了两个人的名节和生命。但报应如山,孙岩也因此以一个身体两次被雷劈打,真是恶有恶报。世人当引为戒镜,不可造谣言、不可毁谤他人名节。
◎壬子年浙江省官试考场,夜间有一妇人游走场内呼叫东阳王二,全场考生害怕,有人拿火烛来照,却又不见,场内依号寻找,果然有一叫王二的考生,众人责问他为何考场会出现鬼怪。王二想了很久,说自己数年前曾和同乡族人聚在一块谈话,在谈到村中有一寡妇为亡夫守节的事时,自己以为难信该妇能守节,竟向族人说了一些戏谑谤语,传到了该寡妇的耳中,寡妇不堪受人毁谤戏辱,气愤而死。王二向考生们说了原故后,自己也害怕,不敢考完试,自行先收拾离开考场。结果刚出考场,便在阶道上跌倒,被扶到寓所,第二天清晨竟不治死去。——可见随便乱说话,也会产生无穷之害,尤其有关别人名节的事,更加不可轻易出口。
◎蓝润玉,年二十岁,就已颇具才华,而且仪表出众,同学都期许他能高登朝堂。蓝某住家隔壁是尚书家,尚书的女儿才貌绝佳,蓝生偶然遇见,便不断渴想,且在隔墙下挖空半块砖,每日偷看,达半年之久。后来尚书女出嫁,蓝生无法再偷看佳人,就写长相思词,被来访的一同学看到,将该淫词丢入火堆烧掉,并告诫蓝生,不可告诉别人偷窥邻女之事,否则将大坏阴德,蓝生不接受劝告,反而讥笑该同学迂腐。后来入场参加考试,蓝生梦见自己的眼睛被神明挖去,醒来后两眼疼痛,好像针刺,两眼张不开,无法下笔,竟因此缴白卷,而且回家后眼痛不止,两眼终于瞎掉成盲反观当初毁去蓝生所写淫词的那位同学,在这次官考中,考取第一名榜首。